十年前,自习课上,你递来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我喜欢你。
我怔了怔,扭头看你。
你一丝不苟写着作业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只是握笔的手有些发颤,眸子里写满了慌乱。
白色棉裙裹着纤细的腿,骨肉匀亭,很是好看。
十年后,你寄来一张请帖,上面说:我要结婚了。
婚礼那天,我如约而至。
台上,你挽着他的臂膀,依偎在他怀里,脸上挂满了幸福。
白色婚纱隆起,层层叠叠像堆积的落雪,洁净无暇,美丽而梦幻。
角落里,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眼眶有些湿润。
婚礼结束,你问我怎么了。
我摇了摇头,说,没事。
傻瓜,我怎么会哭呢?那是辣的。

十年前,作业如山,常做功课到深夜。母亲心疼我,老是半夜起床热一大杯牛奶,逼着我喝完才肯睡。
十年后,工作繁忙,总是赶稿到深夜。倘若困了,就冲包速溶咖啡,咕咚咕咚喝完,撑着眼皮继续工作。

十年前,厨房是热热闹闹的,父亲淘米,母亲炒菜,我打下手。我总是趁机溜走,抱着漫画书猫在院子的角落,看到开饭才回来。
父亲把我耳朵揪成麻花,大吼,小兔崽子跑哪玩了!饭都凉了。
十年后,偶尔看到家里闲置的厨房,也会心血来潮做做饭,满心欢喜将菜肴端上桌,置好碗筷,突然手停了,
你做菜干什么,别傻了,爸妈都不在身边,你做给谁吃?

十年前,学校举行作文比赛,我拿了第一,全班同学兴奋地将我围住,送上最衷心的祝福。
我扬起小脸,很是得意。
十年后,一个作者盗用我的作品,小有成就,同行为他举行庆功宴,要他给新人说说经验。
我坐在角落,任他夸夸其谈,一言不发。
我看见他的眼睛,写满世俗和理所当然。
我没有去质问他。
大家都了解,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啊,兵荒马乱,没有牙齿,只会被啃成一堆枯骨。

十年前,我骑车摔伤了大腿,龇牙咧嘴躺在地上,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斯文男人冲上前来,把我抱到医院,并通知了我的母亲。
母亲赶来后,男人已经付了全款,悄然离去。
十年后,一个男孩去家旁的便利店购物,一辆闯红灯的轿车将他撞飞,血淌了一地。
轿车在不远处停下,一个男人摇下车窗,吐了口吐沫,醉醺醺地吼道:“傻X”,扬长而去。
无数人从身侧路过,他们朝男孩投去怜悯的目光,好像在说“真可怜呢,谁让你这么倒霉”,而后淡漠地离去。
我将男孩送去医院时,他已经在地上躺了近半个小时。

十年前,毕业晚会,
「不论今后身在何方,不论时间过去多久,永远不要忘记,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姐妹,情比金坚!
现在散了,以后常聚!」
那天晚上,很多人喝到酩酊,哭了,笑了,誓言铮铮犹记在心。
十年后,我翻着通讯录,发现很多名字都已经模糊和陌生。
曾经热闹的同学群,也不知何时也变得死气沉沉,只剩几个不常上线的死号,还顽固地守着那些回忆。
心被触碰,乱了阵脚。
十年了,原来时光一直在欺骗我们,他改变了好多东西。

十年前,我揣着从父亲那里死乞白赖要来的五十块,第一次和女孩约会。
我死撑面子要去餐厅。
女孩很懂事,拖着我找了个街边摊凑合。
整场约会我都很沉默,从她清澈的瞳孔里,我看到了束手束脚的自己。
十年后,和姑娘出去逛街。
姑娘妖娆美丽花枝招展,还叫了几个朋友一起。
一路上姑娘都在安排行程,要去吃French cuisine,要去唱K,要去买包包。
我搂着她曼妙纤细的腰肢,机械地微笑着,一副欣然同意的样子。
她的眼里,我看到了纸醉金迷,还有麻木的自己。
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,
她爱虚荣,我爱她的身体,
我们要的,不都是放浪形骸,无醉不欢吗?
各取所需,有什么不好。

十年前,睡不着的时候,我喜欢坐在天台上,静静趴着栏杆,吹着夜风看星星。
这座南方小城天空很干净,一挂挂星河璀璨,每一颗星星,都是最纯净的琥珀,包含爱与希望。
十年后,夜半醒来,我站在阳台,窗外月黑星寂,于是那万家灯火也好像隔了千山万水,遥不可及。
寂寞席卷身上的每一个角落,我突然感觉好冷,忍不住想要逃离这座水泥森林,逃得越远越好……

十年前,楼下的烧烤店是我最爱去的地方,我喜欢点上几盘烤大腰子,与兄弟指点江山,大喊今天晚上不醉不归。
十年后,我不得不穿梭于各大酒店里,虚与委蛇之后,将商业伙伴送走,晃晃荡荡回到家,倚着沙发吐到天亮。

十年前,我做过一个梦。梦里我长大了,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。
冬天的午后,太阳温吞吞地挂在天边。房间里暖气充足,父亲在阳台喝茶,母亲给孩子织毛衣,我和妻子窝在沙发看电视。
梦醒后,我笑了。
十年后,我做了一个梦。梦里青瓦白墙,绿油油的爬山虎挤满屋檐。
夏日蝉鸣,光影透过叶子的罅隙,洒满院子每个角落,父亲躺在懒人椅上呼呼大睡,母亲专心致志做手工,我抱着新买的皮球,蹒跚学步。
梦醒了,泪湿枕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十年了,为了追求更优质的生活,我甘愿囿于钢铁水泥的大都市,置身尔虞我诈的怪圈。
清晨起来,看到镜子里的人,会忽然产生一种“原来我都这么大啦,好想回到小时候呢”的感慨。
心中不免怅然若失,想要转身找回那些细碎的美好的回忆,可是生活只能前进啊。
于是我们努力将自己改得面目全非,来不及缅怀,就急急忙忙投入川流不息,开始一整天的庸碌。
只是时常还是会想起,那座暖和的南方小城,那片绿油油的爬山虎,那些记忆里面庞稚气的老同学,那些年少的张扬,风中的爱情……
前些日子,我回故乡看过,那个老旧的小区已经拆除了,满墙的爬山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父母在城中心买了套房子,一路上车水马龙,费了很大劲才找到。
温馨的家,熟悉的人,唯独没了我的痕迹……
当年自称是单位第一帅哥的父亲,鬓角终于是生出了白发,好在身体依然硬朗。
至于母亲,从我回来就一直在碎碎念,她说什么我没听清,只看见岁月沧桑在她脸上吻下痕迹,心中苦涩。
我也去见过一些老同学,一些曾经我追过或追过我的姑娘,只是大都变得生疏,不似当年。
一切仿佛都不能与记忆重合,还有更多的东西,早已忘却。
我走在前方,过往繁华在身后依次崩塌,风化……
时间跟我们开了个很大的玩笑,他把那些曾经珍贵的回忆都扔进了岁月长河,河水湍急,我们没有办法再将它们找回,只能流着泪,继续向前走。
十年了,曾经那个少年,我们好久不见。
曾经,我的梦想很大很多,
向往诗和远方。
后来,我也开始安于现状,得过且过。
有女人和酒就好。
曾经,我固执且认真地相信这个世界,相信每个陌生人。
后来,我抱着最大的恶意去揣测每个人,开始认为一局安百变,叵测是人心……
曾经的我啊,多愁善感像个诗人,鸡毛蒜皮的事也能泫然欲泣。
后来,渐渐长大了,没有时间再去伤春悲秋,咬着牙也不能流泪,于是心里慢慢多了一片海洋。
从前的我,去过远方,揽过星光,吻过天空,有双翅膀。
只是现在,丢了梦想,断了翅膀,忘了初衷,不再年少……
87030159.jpg
-原文收集自网络。
我怎么会哭呢,一定是被风吹的,时光的凛冽,岁月的寒风。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9th, 2019 at 12:28 am
老板投个币呗~